搬砖小能手

一个脑洞
thrill me 危险游戏
我(内森)和他(理查德)的关系
关系1:我从小在父母家人的疼爱中长大,我拥有满满的爱却找不到值得让我付出爱的人。我少言寡语,因为我觉得身边的人并没有值得我去交流的人;我礼仪端正,这样可以与身边那些配不上我的人只保持淡水交情,也不会让他们察觉到我对他们的蔑视,毕竟他们平凡得已经够可怜了;我醉心学术与观察鸟类,毕竟观察周围那些平凡的人并不能提起我的兴趣。

直到我遇到了他,他追求刺激,热爱刺激。而我,被他吸引,深爱上他。嫌弃生活平平无奇没有刺激而不断追求刺激的他的出现,在我平淡似水到令人失望的人际圈中带给了我一丝兴奋。他是唯一一个和我相配的人,他是唯一一个值得我爱的人。
我靠近他,配合他,因为观察他比观察鸟儿更加有趣。看他自以为是地控制着我是那么可爱,看他沉迷于刺激的幼稚是那么迷人,看他因为缺失家人的关爱而化身万人迷不断从那些明明和他不相配的平凡人身上获得肯定和满足的可怜举动是那么惹人怜爱。

果然我的爱,是要给予他的吧。

他离我而去了,他准备躲开我了。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总是装作不经意地在他面前提起我父母是多么疼爱我,这和在一个努力拼搏却只取得了些许富裕的可怜人面前自然而然说着自己从小的优沃环境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一切的美好来的不费吹灰之力一样的残忍。但是看到努力伪装成自己不缺爱的他被这个他自以为能自在控制的我戳到痛楚的表情太有趣了,真是忍不住。算了,他要走就放他走一段时间吧,反正这只名为理查德的小鸟,独自飞上一段时间总能明白能配得上他的只有我,爱他的只有我了。

评论

热度(6)